抑郁障碍患病率高、危害严重,在全球精神疾病负担榜上,抑郁障碍排名第一。  抑郁障碍患病率高、危害严重,在全球精神疾病负担榜上,抑郁障碍排名第一。到2020年,抑郁障碍将成为全球第二大疾病负担。同时,抑郁障碍又是最可能被防治的精神疾病之一,抑郁障碍发病后干预越早,预后越好。北京医学会抑郁障碍分会主任委员、北京安定医院院长王刚在第一届抑郁障碍高峰论坛暨首都医体融合抗击抑郁论坛上公布了北京地区抑郁症筛查结果,目前的治疗最多能减少抑郁障碍所造成疾病负担的1/3,而有效的预防可以降低25%~50%的抑郁障碍发生,是减轻疾病负担的关键。所以应将抑郁障碍干预关口前移,重视早期防治。

  筛查率及就诊率低 抑郁症科普宣教严重不足

<22亿人,已成为世界范围内的首要致残原因。北京作为国际化大都市,社会竞争压力大,生活节奏快,抑郁障碍的患病率呈逐年上升趋势。北京安定医院抑郁症治疗中心的统计数据显示,近几年,抑郁症门诊量保持约20%的年增长率。

  健康宣教应该贯穿于抑郁障碍疾病防治过程的始终。但我们在临床发现,抑郁症的治疗率特别低,原来我们认为抑郁症患者大部分有自制力,就诊率应该高,实际不是。在北京这样一个媒体和医疗资源都相对丰富的城市,抑郁障碍就诊率仅有10%左右,即便看医生,也很少找精神科医生,所以我们分会的一个重要工作是科普和宣教。

  目前因为科普宣教不足,导致了抑郁障碍的筛查率及就诊率低;专科医院、综合医院和社区医院等不同类型、不同级别的医疗机构间的水平参差不齐,导致病情延误,医疗资源极大浪费。因此,开展抑郁情绪状况的筛查,加强民众的健康宣教,就显得十分必要。

  北京地区首次进行抑郁症筛查

<73%。

<8%。我国的抑郁症人群里,70%左右同时伴发焦虑。大学生中抑郁焦虑的发生与年级增长呈正相关,刚入学的学生最低,研究生筛查阳性率最高。学业就业压力双高可能是其原因。王刚说。

<83%。几年前,北京市卫计委就让我们提供协助,将抑郁症筛查纳入孕检项目中,说明孕期、产后都是女性抑郁症较高发的时段。王刚说。

<66%。原因可能是身体状态不佳的老年人更多与子女、老伴一起生活。王刚说。

<73%。去年与安贞医院共同调研发现,以冠心病为主诉到安贞医院就诊的患者中,30%根本不是冠心病,而是焦虑和抑郁人群表现出的躯体症状,患者误以为是心脏病,这项调研进行的两个多月中,安贞医院转诊了近300个患者到安定医院。王刚说。

  王刚表示,本次筛查的结果有几点提示:第一,应该认识到抑郁症疾病负担极大,相关症状与患者生存环境密切相关;第二,应防患于未然,对高危人群进行定期筛查建立筛查机制;第三,需要提高大众对抑郁症的认识,广泛开展科普教育;第四,需建立抑郁症高危人群的综合防治模式,寻求药物、心理治疗之外的医体融合干预方式。